顾南笙_

希望有一天吹过我的风也能路过你。

人帅不狗/镇魂/默读/魔道/RPS



微博:齐秋晚crystal

镇魂 跨越了三个月零八天 我们终于在这里相遇

没萌有偶:

剧版镇魂


7月25日,剧版镇魂完结收官


8月2日,镇魂在优酷突然下架


8月9日,新浪微博镇魂话题被封禁


8月15日,CCTV15音乐频道播放歌曲《时间飞行》,并批评了此前其他歌曲的刷票行为,为《时间飞行》正名


8月17日,优酷发布白居过隙乱心曲终曲《小幸运》,这是官方最后一个镇魂花絮,曾经片尾的字幕“看心情不定时更新”换成了“愿有人陪你看细水长流的风景”


8月18日,新浪微博镇魂话题解封


9月10日,一点真心爱心公益向剧粉发出援建希望小学倡议,不足三天,4000余人参与,筹款57万余元,而后两所小学定名为...

【朱白‖巍澜】雪是积帐饰晴雕弓懒开(上)

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
花是折枝粉黛绽诗三百
【风花雪月系列.叁】
第三篇和前两篇…没什么关系🙋

沈巍借的是连城璧的部分设定
赵云澜借的是裴文德的部分设定
他们两个人轮回转世中的吉光片羽罢辽
只是借名,非原剧设定。
想写个古风。

九月初折柳,愿君久久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沈巍第一次遇见赵云澜是个秋天。

他性子里很有点张扬恣睢的意思,但在浮华世家里含着银勺出生,骨子里的东西一概被抹平得本本分分藏起来,露出君子端方的表面,只有小小一角,要花上很大气力才拽的出那点黑暗里的本性来。

他觉得如此很好,好到后来他做了青城山庄庄主,手下人对他也是连声称赞庄主待人体贴,也都知会下人的难处,天上地下找...

【朱白||RPS】花是折枝粉黛绽诗三百

可能是个风花雪月的系列…

不知道居老师北老师会不会游泳,瞎写的,就当是平行世界好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朱白|RPS】花是折枝粉黛绽诗三百


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,

花是折枝粉黛绽诗三百,

雪是积帐饰晴雕弓懒开,

月是良宵清光此夜难再。


(一)


朱一龙是个不太喜欢和别人一起出去玩的人。


事实上,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一点社交恐惧症,对别人总是有些不自觉的退避,他不常说话,连访谈的时候都是靠着白宇帮自己带话题,幸而白宇早就习惯了这码事,同为白羊座,白宇有着标志性的热情开朗,带得他也能小心翼翼...

【朱白|RPS】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

一发完,一个七分甜的情侣日常。

BGM《风花雪月》by林斜阳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】

风是穿山过水拂面而来,

花是零落成泥常开不败,

雪是日出消融岩上落白,

月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。


(一)


夏天的风带着久吹不散的甜腻,上海的天更是如此,空气像是凝固的胶体,须得人挥手动一动方肯散开些许,只要稍一停止摇扇的动作,潮湿闷热便又纷纷围绕上来,人与人之间隔绝得很。


白宇看起来靠在棵大槐树下面玩手机,但其实也没怎么玩,他手机锁屏开了又关,关了又开,旁人稍一观察就能看出来,他在等一个人的消息。...


【胡熊|RPS】幸我有你爱我

#二十四小时完结啦#

#但是胡熊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啊#

BGM—《我有我爱我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世间风月 无非落定我眸中颜色

卧天地间 我独享山河

纵你一声呼喝 寻来高朋满座

幸我 有我爱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{一}

夜色温柔缱绻地路过了整座千年古城,西安的夜里沉静如水。

录完最后一期二十四小时已经很晚了,大家打板收工,这场公费旅游告一段落,按照惯例,他们约定好一起去吃饭,这座城市大得很,未及夜深,一时喧哗热闹,繁华恍若白天。

熊梓淇心不在焉地排在队伍末尾玩手机,他也并无什么要紧事,上了小号刷刷微博,再打开微...

【胡熊·清明祭】我是你途中 有青山撞入怀

BGM—《是风动》 BY银临&河图

#感觉胡熊圈一天比一天欣欣向荣了#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他常说这人世间有万种烟火繁华,说要带我将喜乐悲欢一一历尽,他说过太多话,从未有兑现。”


帝王胡x丞相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一)


每逢冬日,上京城里总是灯火不灭。


丞相府上从冬至起便点灯笼,直通明到上元节过,才算依依不舍地落下。他是北方人,冬至定是要包了饺子请全府上上下下同乐的,有的时候,圣上政事不忙,总会来同他一起,丞相自及笄之年起做了十几年丞相,圣上几乎每年都会陪他一起,这几年来得少了,甚至在朝堂上,丞相也说不上什么话了。...

【胡熊|RPS】那些你很冒险的梦

#这怕不是个周更系列了#

#大概以后都会写吧,写到没综艺可写为止#

#TAG突然破百我好开心#

#有胡熊群组织吗我好想加#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那些你很冒险的梦,我陪你去疯。” 


二十四小时0330期脑洞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镇的雨夹杂着江南的斜风落下来,胡一天把伞撑起来,透明的伞上落了清晰可见的雨滴,帮他画出一个温柔坚固的屏障,过滤掉所有人,除了熊梓淇。


他已经快和整个团队混熟了,慢热型也有热的一天,他现在自然不需要熊梓淇再费尽心机地捆绑他,把他强行带到这个团体里,更何况两个人在一起后,熊梓淇避嫌的心理一天比一天重,两个人的接触...

【胡熊|PRS】落花时节又逢君

#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#

#二十四小时第三季第九期衍生#

我是个立志写完一季二十四小时衍生的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。

(二)

录制第九期的前一天晚上熊梓淇和胡一天两个人在房间里闹到很晚,两个人联手开黑也没有绝杀魏大勋和白敬亭,四个人隔着道房门玩到凌晨两点多,后来中年养生系的魏大勋率先投降退了荒野求生,熊梓淇趴着阳台看隔壁的灯光落下去,回身的时候看见胡一天正在宾馆的床上玩手机,眯着眼睛笑得很好看。

“干什么呢这么开心?”熊梓淇缓步走过去想看他手机,被胡一天躲过去了,“什么时候开始的,早点交代我还能坦白从严。”

他当然不担...

【胡熊|RPS】无声告白

#突然爬墙#

#突然爱上这对#

#其实是有声告白#

#我不知道会磕多久#

 

二十四小时0316期脑洞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熊梓淇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守护胡一天的。

这个一开始指的不是这期一开始,是二十四小时开始的时候。理由不是很明确,又或者根本没什么了理由,熊梓淇那点乱七八糟的小心思让他做出了这个决定,故而节目一开始他们两个就像连体婴一样分不开。

他看见后期给他俩起名糊涂兄弟的时候还在家里开心过一阵子,就像把他和胡一天绑定了一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种种因素的促成之下,熊梓淇非常果断地把胡一天放在了自己守护星的位置上。

他心惊胆战地回...

【井白】我亦飘零久 (完)

全文整理归档:

我亦飘零久(一) 

我亦飘零久(二) 

我亦飘零久(三)

我亦飘零久(四)

 

 

我亦飘零久,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灿用三年也想不明白的就是,为什么在陆之昂醒来之后,他们两个会在平章酒店——整个浅川最有档次的酒店做了一件最没有档次的事。

他和陆之昂毫无征兆地,酣畅淋漓地打了一架。

这件事的直接原因是陆之昂醒来之后的一句话。

陆之昂刚醒的时候傅小司和立夏依然堵在路上。浅川的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,房价一路飙升,再没有当年他和傅小司一起骑着自行车带着女孩子的街道,香樟日...

【井白】我亦飘零久 (四)

沉迷地理竞赛中的更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灿自从很久之前和陆之昂在酒吧接过吻之外,这是第一次。

不同的是酒吧的气氛旖旎灯光暧昧,陆之昂的面容在那一刻变得模糊不清,只有这次王灿才真的感受到陆之昂,完完整整的,妥帖的陆之昂,他们习惯于隐匿在黑暗里,说的话下永远有另一层含义,露出一半真心一半假意来,从不妥协。

王灿犹豫了一下,把陆之昂刚刚扔进他手里的羊绒大衣又披回他身上,陆之昂出来的时候穿得很少,王灿轻而易举地触碰到了他的肩胛骨,有点硌手。这三年他们过得都不好,王灿只是心上的,陆之昂是身心双方面的。

陆之昂最后没说话,他套上那件大衣,王灿和他身量相仿,唯独袖子短一点,露出一截手腕来,...

【井白】我亦飘零久(三)

第二章:我亦飘零久(二)

推荐BGM—《易燃易爆炸》陈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“他尝遍了每个异乡限时赠送的糖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陆之昂在王灿开口请他来工作的时候内心波动了片刻,他很久没抽烟了,手有点抖,但好在烟雾袅袅,把他和王灿隔绝得很彻底,后来王灿用手打散了那些有一点呛人的烟雾,陆之昂调整表情的速度很快,王灿再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模样。

他把抽了一半的烟捻息在车载烟灰缸里,MP3里放着民谣,女歌手从前默默无闻,近些日子却突然成名起来,那些旧日的歌曲被人从播放器的角落里翻出来,传送到大江南北。

王灿等了很久没等到陆之昂回...

【井白】我亦飘零久(二)

第一章:我亦飘零久(一)
王灿x陆之昂
summary:“有的人一旦被拉下神坛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新键盘真的很好用 我开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陆之昂冲着王灿伸出右手想要一根烟,王灿把烟盒收回手心里。

“先说话,有没有。”

陆之昂索性收回手,他不理解王灿何故问出这样一个没什么意义的问题,他拍拍衣服上的灰尘:“我有没有男朋友,关灿爷什么事呢。”

“再说了,”他眉梢一挑补上下一句,“我这要是有对象,不也得让您给推到一边去了吗。”

他今天心情一般,言语里句句带刺,子虚乌有的事情说得含沙射影,明里暗里地勾着王灿的那点火。

“陆之昂,”王灿柔...

【井白】我亦飘零久(一)

王灿x陆之昂

又用了这个题目,我真是爱的深沉。】

非常垃圾,希望老师们不要打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梦者做梦,梦中的造梦者亦身在梦中。

The dreamer dreams, and the dreamer within the dream dreams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
陆之昂走出浅川第一监狱的那天是个大晴天。


他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行李袋,右手腕上坠着一个银镯子,他手腕很细,镯子卡在腕骨上要掉不掉的,偶尔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
他拉低了黑色帽子的帽檐,以为一抬头能看...

我今天是在做梦吧
陈李两位老师手上的戒指 手表 同桌
都在昭示什么???
我是否参加了一场盛大订婚宴_(:з」∠)_
好吧好吧 新的一年 继续爱着霆峰 WIFI永不掉线!!!

【霆峰RPS】山水有相逢

一个短打 RPS

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继续发糖继续爱两位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“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呢?”

陈伟霆被身边的女嘉宾突然提问,一时间还有些恍神,李易峰刚刚下台,就坐在他身边,连眼角都带笑地望着他。

他们坐在一张圆桌的两侧,中间是一盘果盘,偶尔指尖相碰,都擦过悸动的电流。

“这也太突然了,”陈伟霆挠了挠头,“那就…每年春节都能和峰峰坐在一起吧!”

李易峰越过一张桌子拍他的手:“你就不能让我回家过个年?!”

陈伟霆笑笑,不置可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去年过春节的时候,连收了三年邀请函的陈伟霆终于上了一次春晚,和别人合唱,临上场的时候紧张蔓延上胸口挥之不去,他...

【井白|武侠】歌尽桃花扇底风 (七)

双更快乐!!过年好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愿总有一人,与他山水踏遍,仍有归期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井柏然一路带着白敬亭疾驰下山,到了山脚下差点没收住仙剑冲进人群里,回过神后看看怀里的白敬亭,他已经醒了,但还是有点迷迷糊糊地,睁着眼睛看着心急如焚的井柏然,擦了擦他鬓角滑过的汗水。


“大冬天的,出什么汗。”


井柏然也抬手抹了一把鬓边汗水,本来想埋怨白敬亭两句,话在喉口打转片刻还是咽下了。


“说好了我替你去,你还不听。”


“哎这哪儿能怪我呢,”白敬亭挣扎着想下来,“不是你伤口没包好吗??”


“行行行我的错,你就别...

【井白|武侠】歌尽桃花扇底风 (六)

携三尺红尘,度我余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敬亭和井柏然回了粹英台的时辰尚早,两个人便坐在高台上聊天,火救得差不多了,但令人生疑的是,何田玉和撒师父却自始至终没有露过面,听魏大勋说,他们二人上午时分也是早早的就走了,到现在也没见过。

“你师父和我师父这得是多少年的故交啊,”井柏然抓了把瓜子递给白敬亭,又拿了一把自己磕,“昨天一晚没聊完,今天中午还聊着呢?”

白敬亭分给眼巴巴干看着的魏大勋一把:“你回来这么早干什么,中午没吃饭?”

“还真没吃,”魏大勋撇嘴,“我师父非要我留下来等你们两个,结果你们两个也始终不见人影,我在这台上...

【井白|武侠】歌尽桃花扇底风 (五)

双更达成!我真的很了不起哈哈哈哈哈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能看不能带走。”井柏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大串钥匙,“看完放回原处,你要找的东西进门左转第三个书架。”


他挑挑拣拣从一大串钥匙里找到对应这扇门的那一把,打开门,一句话不说放白敬亭进去了。


白敬亭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有风被带起来,白得一尘不染的衣服在他眼睫下飘动,他也沉默,连带着整片桃林也沉默,只剩下朱漆大门被推开时的吱呀一声,静得更加沉寂。


“谢谢。”


很轻的一句,井柏然同他擦肩而过的最后一秒才听得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藏书阁里没有长明灯,白...

【井白|武侠】歌尽桃花扇底风 (四)

情人节快乐XDDDD!

今天也许双更,也许不会x

PS.未名村的案子事发于十六年前…我一会儿去改一下。

LOFTER的敏感词我真的无言以对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敬亭没去找井柏然道喜,他一个人下了山到青山城里,寻了间酒馆坐下,随手要了两壶桃花酿,他只觉着天旋地转,不敢置信和狂喜都涌上了他心头。

碧云剑从井柏然那处一出手白敬亭就认出来了,他父亲离世当夜,那与父亲争斗的黑衣人正是用此剑毁灭了整座村庄,他也是循着碧云剑的线索一路追查到安云门,并得知碧云剑是安云门至宝,原以为要走上漫长无比的一条路,殊不知此剑就明晃晃的落在了井柏然手里——

撒师父说:...

【井白|武侠】歌尽桃花扇底风 (三)

井柏然在台上百无聊赖地听着江湖各路门派滔滔不绝的自夸,每届武林会盟必有此规矩,凡来参加的门派,必当上台前介绍本派境况,使江湖弟子各有了解

武林会盟共七七四十九天,每日辰时各弟子齐聚青城山,至巳时皆在此处听诸门派宣讲,午时各自去寻歇处,未时至酉时便是武林盟主的擂台,参选之人手中早有数字牌,十位人选,一对十,二对八,诸如此类。

井柏然手里拿着一,今日下午头一个便是他,他却一副毫无在意模样,在台上和魏大勋咬了一上午耳朵,只等着何田玉一声“诸位弟子今晨辛苦,各自去歇息吧”,话音刚落,他就已移形换影落至白敬亭身边。白敬亭正和他师父言笑晏晏,陡然间见着台上的人睁圆了眼睛望着他,把钱袋抖得瑟瑟作响:“小...

【井白|武侠】歌尽桃花扇底风(二)

令人意外的日更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井柏然扶起魏大勋,再帮他修了修摔坏的仙剑,二人同乘一剑回了安云门,推开总厅门之时,他师父一家——其实只有何师父与他女儿鬼鬼,正在桌边下棋。

师娘早逝,安云门虽大,但邻近的几座山也是门中弟子,共分三脉,师父何田玉虽为掌门,但门下弟子不多,除了井柏然与魏大勋,再就是这个女儿。

也有不少旁门弟子对此颇为不满,直说何田玉关门收徒,真正地功夫旁人都学不来,全叫这几个弟子学了去,何田玉也不辩驳,永远一副清者自清的模样。

井柏然和魏大勋上前行了个礼:“师父。”

“回来了,”何田玉微微抬头看了他们一眼,“山下可还好?”

“都好,”井柏然起身,从怀中口袋摸...

【井白|武侠】歌尽桃花扇底风 (一)

带明侦部分成员玩。

各位老师好我又来种地了!请不要嫌弃我的质量垃圾!

           by齐秋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彩袖殷勤捧玉钟。当年拚却醉颜红。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。

从别后,忆相逢。几回魂梦与君同。今宵剩把银釭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十六年前。

青山城外的破庙一到夜里总是变得分外热闹,青山城是书生进京赶考的必经之地,书生多贫苦,囊中羞涩之人自然会选择栖身于凄风苦雨的破庙里,更兼此地背靠天

【井白】与君书 (《北大西洋暖流》番外)

发生在暖流时间线之前的小故事。
这个情节在我脑海中徘徊许久…

小井如何说服母亲出柜&一封没送出去的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爱若执炬迎风,炽烈而哀恸,诸般滋味皆在其中。

韶华宛转吟诵,苍凉的光荣,急景凋年深情难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井柏然一下戏回家就看见白敬亭站在门口,手里捏了张信纸,抖得瑟瑟作响。

“你什么时候给我写的信啊,我都不知道。”

正是夏天,井柏然听他语气暧昧,不知道他这句话深层含义,不一会儿后背覆上一层薄汗,接过信纸,看看白敬亭的眼神,心一下子变得五味杂陈,深重地叹了口气。

“你看这个日期,小白,”他伸手指着信件最后的落款,“两年...

从未走远。

听风茶舍:

好久不见

【井白/半现实向】北大西洋暖流(结局)

完结撒花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何求行客留,总有初心至白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井柏然第二天早上起来有个通告,匆匆忙忙地起身就走了,临走前叮嘱白敬亭好好看剧本好好练台词,戏定在两天后,他还能在医院呆两天。

白敬亭出道以来见惯大风大浪,想想昨天又看看井柏然的表情,自然知道微博下的评论没什么好话,于是刷刷微信和短信,把工作行程存好,将它向床上一扔,坐在桌边上看剧本。

中午井柏然定了个外卖给他,麻辣香锅去掉香菇,白敬亭撂下剧本刚吃了两口就有个陌生号码打进来,他思索了片刻,还是接了。

是江小姐的电话。

“小白哥,我能约你出来聊聊吗?”

白敬亭握着电话的手一抖:“有什么事...

【井白】当时未见青山老

当时未见青山老,满目棠梨映红袖。

古风 假的武侠 神奇ta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白敬亭初来上庸城时,是腊月二十三,已到年关时节,街边店旁都挂起了红艳艳的灯笼,远处的君青山顶也堆满了皑皑白雪,在青瓦屋檐下望去,只露出一个未随埋没的洁白山尖。

他孤身一人游历江湖到此,连带着躲避各大门派虎视眈眈地想要追杀他拿赏金的侠客,此城离君青山远得很,那些想要追杀他的人追来也需要些时日,他偷得浮生,暂时喘口气。

将剑背在身后,他一身白衣,风餐露宿了两日后,在城郊寻了座偏僻的宅院,房主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娘,见到他就笑,夸他人长得好看,声音也好听,飘逸得像天上下凡的仙子。

“公子是要...

【井白/半现实向】北大西洋暖流(十)

北大西洋暖流还没有走远。

一切当然会好起来的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十章

但我真的剧情废_(:з」∠)_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前文

【井白/半现实向】北大西洋暖流 (九)

我看到了完结的曙光_(:з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九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文

【井白/半现实向】北大西洋暖流(八)

第八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走了一点点剧情……

1/3